浙江新闻网

小说:刘敏见陈西平大热天穿着王雪梅织的那件毛衣,一阵酸楚。

ff340000434d975ddde6

第十四章:(2)

随着西藏经济建设步伐的加快,拉萨的城市化也开辟了新的一页。政府投资的第一批住房项目“团结新村”在拉萨八廓街完成。李小虎和田小玉在完成工作前接受了采访。现场的彩旗飞扬,春风如雨。市领导简要回顾了住房项目的建设过程,希望对未来的城市建设愿景充满希望,并希望即将搬到新家的居民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仪式结束时,田小玉首先采访了市长,询问他在旧城改造中做了些什么。市长说:“近年来,政府不断加大城市改造力度,建造了10万多平方米的住宅楼,安置了2000多户,重新安装了供水和污水管道,并新装修了许多社区街道这座城市焕然一新,居民的生活明显改善。“田小玉询问未来的计划。

市长说:“团结新村只是建设现代化城市的第一步。未来,我们必须不断总结经验,扩大规模,把拉萨打造成成人天堂!”

后来,他们去采访了搬迁新房的居民。一位退休的西藏工人说:“我们原来的房子很小,光线不好,有些地方受损,无法居住。政府正在建房子。有一个老人活动中心,一个健身中心,和我退休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我很开心!“李小虎要求他们的家人在新家前合影,并说:“爷爷,你明天会报到!”

这位老人很着急,说他打麻将时不会在报纸上写字。

不远处,这家人正在搬家他们刚买的西藏内阁,当他们走近时,他们发现他们是德吉。李小虎转身离开,德吉抓住他的手,让他看望他的父母。

李小虎说现在不合适。 “怎么了,早晚见!”德基把李小虎推给了他的父母。 “这是你未来的女婿!”德基的父母感到震惊和高兴,不停地说:“小老虎,小老虎!”

李小虎头皮很难说:“我们是来采访的记者来看你的新家!”将Deji推到楼上之后,她警告她不要胡说八道。德基没在意,指着一个阳光明媚的房子问李小虎:“这是我们的卧室,这是一个孩子的卧室,不是吗?”

李小虎说:“我的阿姨,一点点,一点声音!”然后我侧身看了看他在Deji的家人。田小玉咧嘴笑着在木柱的旁边?骸靶±匣ⅲ裉煺娴氖橇街恍∧瘢唤鐾瓿闪嗣媸匀挝瘢共喂哿怂幕榉浚 ?

“不要胡说八道!”李小虎说。

“我不喜欢这个,你喜欢哪一个?”德基问道。

“我不再喜欢它了!”李小虎说。

“我想在院子里种花来养狗,还要种树。你说桃树还是苹果树?”德基问道。

李小虎不想和她纠缠在一起,她转身走下楼去。看到德基家人,他们又来了一圈,赶紧推开田小玉。

德吉大声问:“你什么时候对我大喊大叫!”

李小虎说:“谁说嫁给你?”在那之后,他带着田小玉跑了。转入一条车道,他停下来说:“太多了!”

田小玉说:“我看到德吉哭得很难过,还是回去说服她?”

李小虎在没有说话的情况下长时间呆在墙上。突然,他用不同的眼神看着美丽而宁静的田小玉。他说:“事实上,我喜欢的是.”

他把头扭到一边,当他转过身时,他已经改变了表情,他的语气完全不同了。 “你认为这个决心是如此美好!一旦你嫁给一个藏族女孩,这意味着我的命运将与西藏紧密相连,我的生活将会改变!”

“是的!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决心!”田小玉说。

“所以,我无法决定!即使双方都同意,我也为这个障碍感到难过!”

李小虎换了一部电影,当他看到田小玉时,又是另一种心情。 “我认识你很久了,我从未认真对待过你的照片。来吧,面向东方,面对温暖的阳光!”

“好的!”田小玉站在阳光下,静静地微笑着。李小虎慢慢调整了焦距,并在相机中看着田小玉。她觉得她是她心中最美丽的特写!田小玉在镜头里越来越模糊,最后影子也不清晰。李小虎不得不停下来擦去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流过的眼泪。田小玉站在柔和的光芒中,问道:“你为什么不拍照?”

“只是,我迷失了我的眼睛!”李小虎调试了相机并轻轻按下了快门。

张昊天和田小玉享受着两个人的温暖世界,但陈希平生活在寒冷的冬天。邦达机场是世界上最远,气候最差,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距成都和拉萨千里。但这样一个几乎孤立的地方已成为陈西平的治愈之地。每天他都有超负荷工作,第一个,最后一个。没有别的,只是不要让自己有一点额外和额外的能量错过。但是暂停后,悲伤就像玉曲河中不断流动的水一样。

陈西平悲伤地望着浩瀚的邦达草原,看着流淌着的玉河。远处是一群西藏农民工,他们随时都很开心。他们是当地农民,他们在淡季期间来到机场进行?练酵诰蚝妥靶豆ぷ鳌K堑纳罴虻ザ炖帧K坪跏澜缟洗永疵挥腥魏瓮纯嗪吐榉场K遣恢老嗨嫉耐纯嗍鞘裁础1说耐纯嗍鞘裁矗砍挛髌讲⒉还匦乃堑目炖掷醋阅睦铮挛绯3W诓莸厣希淠乜醋潘恰?

直到有一天,一位老人从坐在地板上的人群中站起来,说昨晚一只高粱来到床上,头上戳了一把刀,叹了口气,吹着格萨尔王的故事。进入大脑,今天早上我就可以起床了。

每个人都不会感到惊讶,他的脸被说服坐在他身边听。老人把衣服拉到屁股下面,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唱歌。在一瞬间,每个人都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所控制,这位歌手摇摇头,倾听那些着迷的人。空气中充满了令人费解的神秘气氛。

陈西平对这位老人很熟悉,并与他有过几次接触。他在机场非常努力,但从未听说过任何特殊功能。陈西平走过去看看额头上是否有疤痕,判断嘴里的声音是真是假。我没有看到瑕疵,坐下来听。出乎意料的是,这种想法立刻被带到了马的草原和遥远的格萨尔时代。

这些日子是如此无痛,每天都会过去。几天前,草原又来了一位专家。他听了一会儿的角,偷偷地笑了笑,把腿抬到了高处。钢琴的清脆悦耳的声音伴随着无尽的说唱。这是格萨尔王的故事!他有丰富的表情,有时是快乐,悲伤,有时是愤怒,愤怒,变化,无尽的流,大声的声音和声音。

每个人都立刻坐在那里。最初的地方只留下了老人和陈西平。陈西平无动于衷,只要在史诗般的说唱中可以缓解内心的痛苦,谁听谁都没关系。两个人面对面坐了一会儿,老人溜走了,陈西平把他的屁股移到了高处。

新的说唱歌手摇头,他的吸引力和表现力确实优越。他唱了一个自我介绍,说有一天下雨的夜晚,一个骑着马的强大将军,一道闪电,一把长长的剑,一个寒冷的闪光,他的肚子被切成一本厚厚的书。继续走吧。当他醒来时,他会阅读文字和经文。

这种修辞显然比原来的好,但它与它有什么关系呢?陈西平微微闭上眼睛,再次沉迷其中。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发现一个女人站在眼前,看着刘敏。刘敏已经站了很久,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陈西平,却没有勇气给他打电话。

陈西平戴着头盔过来。他的眼睛很沉闷,他的眼睛很深,他那浓密的头发变成了一块盘子,因为他长时间不洗,就像戴头盔一样。

刘敏说:“我刚去建筑工地找你。他们说你每次来这儿都来这里。”

陈西平看着身后的说唱艺术家说:“格萨尔王的故事是我最好的药。”

刘敏不知道如何?铀⑾炙┳磐跹┟芬圆缓鲜币说姆绞奖嘀拿隆K担骸罢飧黾窘诨勾┳拍募拢 ?

陈西平摸了摸胸口说:“如果没有阳光,最温暖的季节会感到寒冷。”

刘敏觉得他的话疯了,开箱即用。她说:“我今天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见到你。然后我想把你介绍给一个对象。”明正在谈论自己,但陈西平似乎正在倾听他不想对自己做的事情,而且他的脸色无动于衷。

刘敏说:“我们的单位是一个新的大学生。这是我的同伴,开朗,聪明,渴望学习。我认为它非常适合你,比你年轻四五岁。”

“我不需要任何女人!”

“我仍然看到你,也许你喜欢它?”

“八年即将到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我不知道,我还没有听说过。”

“我有消息要早点告诉我!”陈西平坐回原来的地方闭上了眼睛。

看着住在自己城堡里的告别心态的陈希平,刘敏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把水果和奶粉放在脚上说:“我把东西放在这里,小心点!”她走了几步然后像风一样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