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北京全面取消手机一卡通开卡费,还有哪些城市会跟进?

新华社北京7月11日电:北京已经完全取消了开通手机卡的费用。哪些其他城市会效仿?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自7月3日起,北京率先取消手机交通卡的全能卡费 安卓手机用户和华米手表用户可以免费开通京津冀互联卡,用一部手机在全国300多个城市旅行,包括北京。

2018年底,《新华视点》记者报道了北京、广东等地开通一卡通移动通信卡收费的依据和问题 那么,手机交通卡收费中存在的问题解决了吗?卡费能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吗?

北京取消开证费:技术成熟、运营高效、成本降低

记者了解到,2019年初,北京交通部将把“取消手机卡开证费”作为全年加快实施的重点任务之一 据北京市交通智能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卡开通费全部取消后,华为、小米、OPPO、VIVO、魅族、三星等支持手机交通智能卡的手机用户可以免费开通卡。 此外,苹果手机用户也有望在不久的将来享受免费卡费。

此前,为了启动北京手机流量一卡通服务,华为、小米等安卓手机用户不得不支付数十元的开卡费,退卡时费用不予退还,转卡时不得不再次支付。 苹果手机用户需要支付一定数额的可退还服务费。 为什么现在可以完全废除?

”目前,手机流量智能卡技术正在逐步成熟,运行效率明显提高,这一切都为取消开卡费奠定了基础。 北京公交智能卡公司告诉记者,服务费最初是针对智能卡系统扩展、技术平台建设和改进、手机硬件、服务运营和维护等收取的 2013年至今,与物理卡智能卡产品“备胎”的前一阶段相比,当前的移动卡技术稳定,操作成熟,用户体验良好,取消开卡费的条件逐步成熟。

其他城市:有的提前退出,有的在一定期限内豁免,有的继续以不同的名称收费。

除北京外,大部分城市的一卡通卡机构都没有积极完全取消手机卡费,一些城市还为豁免政策设定了各种附加条件。

记者在华为钱包应用(Huawei wallet APP)的“交通”功能中发现,一些城市智能卡的开启图标上标有零元卡,但点击后发现这只是一次限时促销活动。 例如,郑州城市卡有限公司发行的绿城卡免除了原价25元的开卡费,但注明“0元将限期开放,7万个名额”;它也是京津冀交换卡。虽然石家庄一卡通科技有限公司发行的一卡通还标注了原16元开卡费的减免,但该措施也是“有限开卡,20,000个名额”的推广措施

上海公交卡公司承诺在发卡后第二天提前退还20元的优惠,但必须满足下载上海公交卡APP和完成银行卡实名认证的条件。

此外,一些城市的智能卡仍在收取或更改名称,以收取不可退还的卡费 例如,当移动终端处理“重庆解锁卡”时,必须支付20元的卡开通服务补偿。 根据发卡公司的客户服务介绍,这种服务的补偿类似于实物公交卡的押金。 卡成功开通后,公司将连续20个月每月从服务补偿中扣除1元,退卡时不退还服务补偿。

对于其他移动通信智能卡,如广东的灵南通和江苏的金灵通,发卡时仍会收取不同金额的开卡费,退卡或删卡时不退款。

记者问了很多发卡机构,如岭南通、金童玲及其合作科技公司,对方说近期没有取消卡费的计划。

专家建议扩大城市合作和互联互通,促进卡费减免

交通运输部将于2019年初确定当年12条交通工具将更贴近民生,“实现全国260个地级以上城市一卡通的互联互通,其中20个地级以上城市将实现一卡通在移动支付中的应用。” 北京智能卡公司告诉记者,完全免除卡费正是为了推广便利措施,全面实施交通部互联互通项目。

但是,由于相关政策没有明确规定免除卡费,许多城市智能卡运营商继续以成本为由维持卡费和收费政策。

广东灵通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峰告诉记者,灵通通及类似手机智能卡的成本主要包括:运营各合作城市的通信卡之间的通信平台的数据成本;各品牌手机更新速度快,交通卡软件系统需要根据不同手机型号不断调试和升级。各种公交、地铁企业软硬件设备对接测试测试费等。

虽然相关公司一直强调自身运营过程中的成本压力,但大多数公司也告诉记者,扩大城市共享合作,充分利用互联网运营思维是降低成本的有效途径。

徐峰告诉记者,近日,广东灵南通正与广西、福建、江苏的一卡通机构合作,将各城市设备的测试结果公之于众,“这可以有效降低测试成本”

北京公交智能卡技术合作伙伴黑狗科技(Black Dog Technology)负责人表示,交通卡属于高频场景,一旦成熟,可以吸引众多企业寻求合作,通过市场化实现成本分担。

此前,交通部相关业务领导表示,卡费问题仍有争议,尚未制定硬性规定。 专家认为,全面取消卡费将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手机流量智能卡,加速流量智能卡行业的线下向在线转换,扩大在线市场规模,这不仅是行业的一个好举措,也是该领域发展的必然趋势。

“各地要完全取消手机交通卡的开卡费 “北京电子商务法学会会长、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常宝律师认为,手机流量一卡通系统具有明显的公共服务属性,不应该片面强调盈利而忽视其公共福利。相关的成本对企业来说是完全负担得起和容易消化的。

”根据中国价格法律法规的立法精神,此类运营成本应纳入票价,不得以票价以外的任何其他名称收取。否则,可能会有多项指控 ”邱常宝说道 (记者杰金文、胡郭玲、丁静、范潘、柯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