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姐姐将新房卖给弟弟,几年后弟弟反悔了弟弟中介都上门了

人们常说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被称为“手脚”,亲人之间的血缘关系不断,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父母。随着家庭的联系,兄弟姐妹应该相互支持,相处融洽。但是有这样一对兄弟姐妹。他们已成为和谐家庭的敌人。据说这与房子有关。几年前,王女士把房子卖给了她的弟弟。正是这所房子使得两兄弟之间的矛盾无法调解。具体情况是小编告诉大家的。

王女士的家人相当粗暴,她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三个兄弟姐妹相隔一年。当王女士7岁时,她的父母离婚,她的姐姐和她的兄弟和她的父亲住在一起,王女士跟着她的母亲。高中毕业后,王女士去深圳工作。这是十年。 2009年,王女士从深圳回到家乡,认为她的母亲需要照顾她的年龄,她的姐妹和兄弟都在我的家乡。这些年来,兄弟姐妹相处得很好,所以王女士打算在我的家乡买房子。

房子买完后,王女士回到深圳继续工作。不经意间,王女士询问她买的房子属于没有房产证的安置房。考虑到这样一所房子的未来问题,王女士想到了这所房子。我买了它并买了一点好。王女士联系了她的兄弟,并要求她的兄弟帮助房子以50万元的价格在网上出售。房子卖了一段时间,无人问津。王女士的弟弟愿意为第二个妹妹的房子买单。王女士说,当时房子的价格超过430,000。再加上装修的钱,折扣价48万元并卖给了弟弟。弟弟听到并同意了。

在弟弟谈到价格之后,弟弟跑到大姐姐的家里,拿走了第二个姐姐家的钥匙和购房合同。然后弟弟增加了家具,电器和弟弟家庭住在新家。

王女士说,她的弟弟住在公寓,没有给自己一分钱。她承诺购买款项将尽快到达王女士的账户。王女士相信她的兄弟,考虑到她的亲戚和兄弟姐妹。

在转眼间,2015年,我哥哥仍然没有向王女士支付购买房子的一分钱。此时,王女士还在家乡买了另一所房子。王女士发现她的兄弟要退还购买款项。姐妹和兄弟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并开始调和。一开始,两兄弟商定的购买款是48万元。 2012年,王女士向深圳的弟弟借了2万元人民币。 2014年,王女士在购买第二套房子时向弟弟借了5万元。她的弟弟共借了7万元。在和解之日,王女士的弟弟给了她的第二个妹妹18万元。到目前为止,王女士的弟弟共计5万元。支付25万套住房,还有23万套住房还未及时结清。

从2016年到2018年,王女士的弟弟给了王女士另外9万美元,而王女士已经收到了34万的住房。今年年初,当王女士向哥哥提出要解决余下的14万元时,她哥哥提出了一个条件:两兄弟姐妹需要签订协议,关闭后最后付款,未来住房办公卡,大修基金等费用将由姐姐承担。听到这个后,王女士不同意。她相信房子已卖给了她的兄弟。将来,房子的费用应由她的兄弟承担。

因为这两兄弟姐妹没有就此事达成协议,弟弟建议让他的妹妹写一份收集协议,证明他已经支付了34万元的房子。王女士不同意。两兄弟姐妹吵架后,弟弟气愤地说出了他想要的房子。

由于这场争吵,两兄弟姐妹怀疑了。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完全加剧了两次之间的矛盾。王女士听了这个想法,弟弟不想要房子,想把房子卖给别人,但这个想法没有玄之峪口,王女士私下找中介询问这个房子目前的市场价格。谁知道回家后不久,弟弟打来电话说,经纪人去看家里的房子,电话里的弟弟似乎已经疯狂诅咒了。姐姐,王女士想到了中介去了家。我哥哥真的以为我妹妹会想回到家里。我以为我已经支付了340,000,但仍然没有收据。如果我的妹妹真的想回到家里,我想要一篮子水。

据了解,王女士和她哥哥对这套房子发生争执,双方没有签订房屋销售合同,也没有去房产改名业主的名字,也没有签收相关收据。购买房子,这样一旦双方上法庭,损失谁又回来了?

王女士的弟弟建议不要住,因为弟弟听说她姐姐卖给自己的价格太高了。弟弟从邻居那里听到的是,同一单位的主人的内部区域和装饰都是这样的房子,相邻的房子的价格是43万,而姐姐要求的还有5万多。王女士的弟弟觉得第二个妹妹有点不合理。

王女士的解释是,在2010年至2014年的四年间,房子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它已经开展多年的业务,并且知道48万的价格适合弟弟。

王女士的弟弟强烈质疑这一说法,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当地的房价不仅早在2010年到2014年就没有上涨,而且已经下降,更不用说这个房子了。

在调解员的调解下,兄弟和兄弟都做出了让步。房子的最终交易价格定为450,000。王女士需要与她的兄弟签订购买合同,并向弟弟提供收据。该房屋将来将涉及房地产许可证。大修基金的费用全部由弟弟承担。弟弟需要在一年内与王女士一起支付所有最后一笔款项。对此,双方都愿意落实,与两兄弟也握手。

王女士与其兄弟之间的冲突通过双方重新认可购买过程得以解决。幸运的是,双方可以在关键时刻接受调解,以解决困难问题。我们有理由相信,王女士和她的三个兄弟在年轻时经历过父母的情绪困扰。在他们达到中年后,他们了解家庭的重要性。如果他们没有钱,他们可以赚更多钱。他们的家人不见了,他们的余生只会处理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