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春秋时代的人们是怎样谈恋爱的?花样毁三观,雷人无极限

   07:36:51 十四叔看历史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说起春秋时期的爱情,就不得不提到《关雎》这首诗歌。《关雎》塑造了一个君子追求淑女的形象,这段恋情唯美、细腻,出于诚心而合乎周礼,因此受到了经久不衰的推崇。

  如果只看《关雎》,许多人就会对春秋时代的爱情充满美好的想象,但是不要忘了,春秋时代是一个“礼崩乐坏”的乱世,当周礼对社会已经失去约束力的时候,人们的爱情也必将受到时代风气的影响,于是,这就引发了许多“非正常”爱情故事。

“父亲和夫君相比,哪个更亲?”

  面对雍姬的困惑,母亲直截了当地答道:“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也就是说,人皆可做自己的夫君,父亲只有一个,夫君哪有资格和父亲比呢?雍姬听完这句话后,当即决定站在父亲这边,把雍纠和国君的阴谋告诉给了祭仲。祭仲随后先发制人,抢先杀掉女婿雍纠,郑厉公见势不妙,撒丫子就跑,躲到了蔡国。流亡在外的郑昭公闻讯,又回到郑国,复为郑国国君。

  

  图片来自网络

  “人尽夫也,父一而已”八个字威力无穷,郑厉公深受其害,郑昭公反受其利。然而,郑厉公并不孤单,与他同一时期的鲁桓公也是一位受害者,并且,发生在鲁桓公身上的故事更加狗血,这个狗血故事的开始还跟郑昭公有几分关系。

  话说郑昭公还是太子时,齐僖公为拉近自己和郑庄公的关系,曾想把自己美丽的女儿文姜嫁给郑昭公,但却被郑昭公拒绝了。鲁桓公继位后,向齐僖公求婚,齐僖公出于对女儿的喜爱,不惜违背周礼,亲自把文姜送到鲁桓公手里,成就了这段姻缘。

  鲁桓公和文姜夫妻恩爱,三年后生下一个儿子,他兴奋异常,不仅举办了隆重的仪式庆祝儿子出生,还给儿子起了个寓意十分美好的名字“同”,“同”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破格提拔曹刿,在长勺大败“春秋首霸”齐桓公的鲁庄公。

  公元前702年,齐僖公去世,其子齐襄公继位。四年后,齐桓公带着文姜访问齐国,齐襄公和文姜兄妹情深,久别重逢,自然十分高兴。然而,齐襄公和文姜高兴过了头,竟然明目张胆地私通了起来。原来,齐襄公早在年轻时就已被妹妹文姜的美貌折服,拜倒在了妹妹的石榴裙下,他们经常私底下没羞没躁地嗨皮,直到文姜嫁给了鲁桓公才被迫中断。如今,老情人再次相会,干柴遇烈火,于是一碰就着了。

  自己疼爱的媳妇居然和大舅子私通!鲁桓公由爱生恨,又由恨转怒,不禁责备起文姜,文姜的态度出人意料,她不但不认错,还找到齐襄公,向老情人兼哥哥抱怨起夫君。齐襄公为老情人兼妹妹出气,设宴灌醉妹夫,派人杀死了鲁桓公。

  

  图片来自网络

  就这样,头顶发绿的鲁桓公死在齐国,年轻的鲁庄公成为了国君。文姜则摆脱了束缚,不再回到鲁国,她从此留在齐国,频繁和哥哥厮混在一起,纵然自己打破禁忌的行为被鲁国指责,亦丝毫没有任何收敛。最终,齐襄公被大臣谋杀,齐桓公夺取君位,文姜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其后,她又在齐国生活了十几年,在公元前673年香消玉殒。不过,文姜的灵柩还是回到了鲁国,真不知鲁庄公看到母亲的遗体后,会作何感想?

  实际上,春秋时代的婚姻习俗既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正统婚姻,也有蛮荒时代的原始风气残留在荡漾,类似齐襄公和文姜“兄妹恋”的事件在当时比比皆是,就连男女私奔的现象也司空见惯,“人尽夫也”便是原始婚姻习俗的一种体现,那时是人们对这种匪夷所思的观念显然是表示赞同的。一言以蔽之,春秋时代的婚姻习俗实在是太辣眼睛了,而当时的社会却没有禁止,反而默许了种种乱象,有的“子娶庶母”,卫宣公的妻子是夷姜,而夷姜本是卫宣公之父卫庄公的次妃;有的“父通子媳”,蔡景侯为太子娶楚女为妻子,自己却与儿媳妇私通;有的“叔通侄媳”,赵婴在侄子赵朔(“赵氏孤儿”赵武的生父)死后,则与侄媳妇赵庄姬私通。就连鲁庄公的夫人哀姜也在夫君死后,与小叔子庆父公然私通,造成鲁国政治动荡,“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典故便是由此而来。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人尽夫也”体验最深的莫过于夏姬了。夏姬是郑国人,她天生丽质,长大后嫁给了陈国大夫夏御叔为妻子,生下了一个儿子夏征舒。夏御叔去世后,夏姬便成了寡妇,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美丽的寡妇门前是非更多,陈灵公和两位宠臣孔宁、仪行父于是结伴找上门来,三天两头和夏姬私通,一次,君臣三人竟然在朝堂上拿着夏姬的内衣取乐,让大臣们瞠目结舌。

  后来,君臣三人又来到夏姬家,拿夏征舒开玩笑,陈灵公对仪行父说“征舒看着像你。”仪行父随口答道:“征舒看着也像你。”言罢,君臣欢笑不止。夏征舒听完他们的话后,心里却不是滋味,他一不做而不休,直接在院中射杀了陈灵公,而后自立为国君。孔宁、仪行父逃到楚国,向楚庄王诉说事变后,楚庄王于是发兵讨伐陈国,一举平定了夏征舒之乱。

  夏姬实在太美了,就连楚庄王也想纳夏姬为夫人,申公巫臣这时出面劝阻,楚庄王这才作罢。楚国宗室子反也想把夏姬据为己有,巫臣再次出面劝阻,子反亦选择了放弃。最终,楚庄王把夏姬赏赐给了连尹襄老,襄老战死沙场后,其子黑要“子通庶母”,和“继母”夏姬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实际上,巫臣也是一个痴情人,他后来和思恋已久的夏姬暗中定下计策,两人双双逃离楚国私奔郑国,最后辗转到晋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子反为报复巫臣夺走夏姬之恨,将巫臣留在楚国的族人全部诛杀,就连占有过夏姬的黑要也受到牵连,其族人全部被杀,而巫臣为报复子反,以晋国使臣的身份出使吴国,教会吴人使用战车和中原战术,使吴国迅速强大起来,致使楚国连年对吴国用兵,造成国力的衰落。

  

  图片来自网络

  发生在夏姬身上的故事不仅毁三观,还十分传奇,她尝尽人间情爱,最终找到自己的真爱,过上了平静的生活。纵观夏姬的一生,礼崩乐坏、诸侯争霸的社会改变了她人生的轨迹,她不像文姜那样主动寻求真爱,却是被动接受别人的肉欲和真爱,或许,这才是众多乱世美女的真实处境吧?

  在后世人看来,春秋时代的婚姻习俗有太多打破禁忌的地方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淫乱了,在这些不可思议的故事背后,既折射了春秋时代“礼崩乐坏”的历史情境,也反映了蛮荒时代的原始风俗依然存在着。自汉朝以后,随着儒家道德观的逐步确立,社会文明程度越来越高,整个社会对女人的束缚越来越多,起初是思想上的“三从四德”,后来是身体上的“裹脚”,以至于女人完全失去自由,直到新文化运动开展以后,女人才挣脱千年来的束缚,享受起自由的恋爱,当然,春秋时代那种大胆奔放的恋爱是不可能再出现了。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说起春秋时期的爱情,就不得不提到《关雎》这首诗歌。《关雎》塑造了一个君子追求淑女的形象,这段恋情唯美、细腻,出于诚心而合乎周礼,因此受到了经久不衰的推崇。

  如果只看《关雎》,许多人就会对春秋时代的爱情充满美好的想象,但是不要忘了,春秋时代是一个“礼崩乐坏”的乱世,当周礼对社会已经失去约束力的时候,人们的爱情也必将受到时代风气的影响,于是,这就引发了许多“非正常”爱情故事。

“父亲和夫君相比,哪个更亲?”

  面对雍姬的困惑,母亲直截了当地答道:“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也就是说,人皆可做自己的夫君,父亲只有一个,夫君哪有资格和父亲比呢?雍姬听完这句话后,当即决定站在父亲这边,把雍纠和国君的阴谋告诉给了祭仲。祭仲随后先发制人,抢先杀掉女婿雍纠,郑厉公见势不妙,撒丫子就跑,躲到了蔡国。流亡在外的郑昭公闻讯,又回到郑国,复为郑国国君。

  

  图片来自网络

  “人尽夫也,父一而已”八个字威力无穷,郑厉公深受其害,郑昭公反受其利。然而,郑厉公并不孤单,与他同一时期的鲁桓公也是一位受害者,并且,发生在鲁桓公身上的故事更加狗血,这个狗血故事的开始还跟郑昭公有几分关系。

  话说郑昭公还是太子时,齐僖公为拉近自己和郑庄公的关系,曾想把自己美丽的女儿文姜嫁给郑昭公,但却被郑昭公拒绝了。鲁桓公继位后,向齐僖公求婚,齐僖公出于对女儿的喜爱,不惜违背周礼,亲自把文姜送到鲁桓公手里,成就了这段姻缘。

  鲁桓公和文姜夫妻恩爱,三年后生下一个儿子,他兴奋异常,不仅举办了隆重的仪式庆祝儿子出生,还给儿子起了个寓意十分美好的名字“同”,“同”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破格提拔曹刿,在长勺大败“春秋首霸”齐桓公的鲁庄公。

  公元前702年,齐僖公去世,其子齐襄公继位。四年后,齐桓公带着文姜访问齐国,齐襄公和文姜兄妹情深,久别重逢,自然十分高兴。然而,齐襄公和文姜高兴过了头,竟然明目张胆地私通了起来。原来,齐襄公早在年轻时就已被妹妹文姜的美貌折服,拜倒在了妹妹的石榴裙下,他们经常私底下没羞没躁地嗨皮,直到文姜嫁给了鲁桓公才被迫中断。如今,老情人再次相会,干柴遇烈火,于是一碰就着了。

  自己疼爱的媳妇居然和大舅子私通!鲁桓公由爱生恨,又由恨转怒,不禁责备起文姜,文姜的态度出人意料,她不但不认错,还找到齐襄公,向老情人兼哥哥抱怨起夫君。齐襄公为老情人兼妹妹出气,设宴灌醉妹夫,派人杀死了鲁桓公。

  

  图片来自网络

  就这样,头顶发绿的鲁桓公死在齐国,年轻的鲁庄公成为了国君。文姜则摆脱了束缚,不再回到鲁国,她从此留在齐国,频繁和哥哥厮混在一起,纵然自己打破禁忌的行为被鲁国指责,亦丝毫没有任何收敛。最终,齐襄公被大臣谋杀,齐桓公夺取君位,文姜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其后,她又在齐国生活了十几年,在公元前673年香消玉殒。不过,文姜的灵柩还是回到了鲁国,真不知鲁庄公看到母亲的遗体后,会作何感想?

  实际上,春秋时代的婚姻习俗既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正统婚姻,也有蛮荒时代的原始风气残留在荡漾,类似齐襄公和文姜“兄妹恋”的事件在当时比比皆是,就连男女私奔的现象也司空见惯,“人尽夫也”便是原始婚姻习俗的一种体现,那时是人们对这种匪夷所思的观念显然是表示赞同的。一言以蔽之,春秋时代的婚姻习俗实在是太辣眼睛了,而当时的社会却没有禁止,反而默许了种种乱象,有的“子娶庶母”,卫宣公的妻子是夷姜,而夷姜本是卫宣公之父卫庄公的次妃;有的“父通子媳”,蔡景侯为太子娶楚女为妻子,自己却与儿媳妇私通;有的“叔通侄媳”,赵婴在侄子赵朔(“赵氏孤儿”赵武的生父)死后,则与侄媳妇赵庄姬私通。就连鲁庄公的夫人哀姜也在夫君死后,与小叔子庆父公然私通,造成鲁国政治动荡,“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典故便是由此而来。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人尽夫也”体验最深的莫过于夏姬了。夏姬是郑国人,她天生丽质,长大后嫁给了陈国大夫夏御叔为妻子,生下了一个儿子夏征舒。夏御叔去世后,夏姬便成了寡妇,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美丽的寡妇门前是非更多,陈灵公和两位宠臣孔宁、仪行父于是结伴找上门来,三天两头和夏姬私通,一次,君臣三人竟然在朝堂上拿着夏姬的内衣取乐,让大臣们瞠目结舌。

  后来,君臣三人又来到夏姬家,拿夏征舒开玩笑,陈灵公对仪行父说“征舒看着像你。”仪行父随口答道:“征舒看着也像你。”言罢,君臣欢笑不止。夏征舒听完他们的话后,心里却不是滋味,他一不做而不休,直接在院中射杀了陈灵公,而后自立为国君。孔宁、仪行父逃到楚国,向楚庄王诉说事变后,楚庄王于是发兵讨伐陈国,一举平定了夏征舒之乱。

  夏姬实在太美了,就连楚庄王也想纳夏姬为夫人,申公巫臣这时出面劝阻,楚庄王这才作罢。楚国宗室子反也想把夏姬据为己有,巫臣再次出面劝阻,子反亦选择了放弃。最终,楚庄王把夏姬赏赐给了连尹襄老,襄老战死沙场后,其子黑要“子通庶母”,和“继母”夏姬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实际上,巫臣也是一个痴情人,他后来和思恋已久的夏姬暗中定下计策,两人双双逃离楚国私奔郑国,最后辗转到晋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子反为报复巫臣夺走夏姬之恨,将巫臣留在楚国的族人全部诛杀,就连占有过夏姬的黑要也受到牵连,其族人全部被杀,而巫臣为报复子反,以晋国使臣的身份出使吴国,教会吴人使用战车和中原战术,使吴国迅速强大起来,致使楚国连年对吴国用兵,造成国力的衰落。

  

  图片来自网络

  发生在夏姬身上的故事不仅毁三观,还十分传奇,她尝尽人间情爱,最终找到自己的真爱,过上了平静的生活。纵观夏姬的一生,礼崩乐坏、诸侯争霸的社会改变了她人生的轨迹,她不像文姜那样主动寻求真爱,却是被动接受别人的肉欲和真爱,或许,这才是众多乱世美女的真实处境吧?

  在后世人看来,春秋时代的婚姻习俗有太多打破禁忌的地方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淫乱了,在这些不可思议的故事背后,既折射了春秋时代“礼崩乐坏”的历史情境,也反映了蛮荒时代的原始风俗依然存在着。自汉朝以后,随着儒家道德观的逐步确立,社会文明程度越来越高,整个社会对女人的束缚越来越多,起初是思想上的“三从四德”,后来是身体上的“裹脚”,以至于女人完全失去自由,直到新文化运动开展以后,女人才挣脱千年来的束缚,享受起自由的恋爱,当然,春秋时代那种大胆奔放的恋爱是不可能再出现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

教学评估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