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杨浩涌入主软控股份 瓜子二手车借壳上市在即?

01: 08: 11 Dharma Finance

杨浩勇和岳父李兆年控制了青岛上市公司的软件控制股份(.SZ)。杨浩勇是车多集团(瓜子二手车和新豆品牌的母公司)的创始人,此举也被推测该车是该车上市的先驱。

软控股主要从事橡胶轮胎。近年来,主营业务有所下滑。自2016年以来,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市值仅为60亿元左右。在年度亏损超过3亿元的年度报告发布后,实际控制人袁忠学开始计划出售壳牌。

8月9日,袁忠学与青岛西湾非软件服务有限公司(简称西湾软件)签订委托协议,将15.56%的股权投票权委托给西湾软件。上市公司拥有投票权最大的单一股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西湾软件,李兆年,杨浩勇的控制人。

现年45岁的杨浩勇是互联网上的老枪。他和他的兄弟杨浩然于2005年创建了一个分类广告网站,并与同一城市的主要竞争对手竞争多年。在杨浩然离婚后市场被淘汰后,市场在2015年与58合并。在杨浩勇卖掉市场后,他迅速建立了二手车和新大豆。凭借激进的市场营销和四年内超过30亿美元的资本扩张率,该汽车集团成为中国的汽车贸易和金融。平台上的领先玩家。

Soft Controls的公告透露,李兆年是杨浩勇配偶的父亲,两人是一致行动。西湾软件于今年5月注册,其中75%的股权由青岛西湾企业管理公司和鲁道夫沙平持有另外25%的股权。李兆年和杨浩勇分别持有西湾软件实际控制人西湾企业管理的80%和20%的股权。

除了袁仲学15.56%的股权投票权外,西湾软件还与袁中学和青岛瑞源定慧签署了协议行动协议。袁忠学通过青岛瑞源定慧间接持有软控制0.58%股权,这意味着西湾软件实际控制了软控股16.14%的投票权。

与此同时,袁忠学将在未来六个月内减持不超过2%的股份,西湾软件将认购2%股权,未来12个月将不会有其他增持股份的计划。

外界也注意到,在转让委托之前,李兆年今年2月至5月担任软控股的监管人,似乎是软控股的前台。杨浩勇的岳父不是悠闲的一代。他的简历显示,年仅比杨浩勇大12岁的李兆年在20世纪90年代初创办了北京华谊经贸有限公司,现任中兆永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浩勇的首都局

杨浩勇和他的岳父之所以进入软控股,主要是因为其方法不同。一般而言,新控制人将对上市公司采取“合同转让+转让委托”的方式,但杨浩勇将首先以零代价转让委托,并在半年内转让2%的股权。

这也很快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关注中小板监事发出关注函,要求软件控股股份表明是否有代价支付或类似安排,并要求西湾软件解释控制和控制的目的,委托方和受托方是否一致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双方协议,转让委托的期限为袁仲学的股权减少至6%,最高不超过18个月的日期,即最新消息是2021年2月8日。根据杨浩勇的优惠认购袁中学的股权协议,后者的持股比例降至6%,杨浩勇的持股比例将达到10%以上。

按目前市值约60亿元计算,杨昊勇未来6个月转让2%股权的对价约为1.2亿元,未来18个月转让10%股权的对价约为6亿元。

外界质疑的是,杨昊勇为何不像往常那样,在转让委托的同时,不直接转让部分股权,反而有可能引发更多的监管挑战。这是出于资金安排还是其他考虑?

今年年初,杨昊勇旗下的车多集团完成了15亿美元的D轮融资,金主是软银远景基金,投资后估值为90亿美元。然而,这15亿美元(7.136亿美元)中的很大一部分用于购买58个城市的旧股票。西瓜的二手车是从58个城市分出来的,所以58个城市是二手车的重要股东。

近几年来,在中国汽车市场电子商务和金融化趋势的推动下,包括大搜、裕信在内的汽车交易金融平台迅速成为一股新生力量。杨昊勇旗下的车多集团以咄咄逼人的市场攻势着称。它在网上开设了600多家商店,覆盖二手车和新车。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该公司的估值已接近100亿美元。

不过,自年初以来,该集团的许多资金一直处于饥渴状态。在年初获得软银融资后,他们最近报告称,将向海外财团寻求4亿美元贷款。经过一级市场多轮融资,该车上市迫在眉睫。

去年,在美国上市的Cheyota集团的一个竞争对手在上市后表现不佳,股价一直在下跌。目前的市值只有7亿美元左右。

杨昊勇入主主软件控股股份后,其后续资本运作的时间表仍不清楚,盛大集团的全部或部分资产是否会注入公司。

软控公告称,西湾软件12个月内没有明确变更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计划。如果有计划,将依法公开。

涌进系统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软控股转手之前,资本市场的知名资本已经深入参与软控股。

8月22日,61岁的软控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何宁辞去总裁职务。何宁于2018年6月被任命为软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与此同时,软控股的董事会改变了几个新面孔,包括前德国政府官员和后来的鲁道夫沙尔,走向中国作为咨询公司的创始人。水平。

何宁是一家合资企业,前身为摩根士丹利中国高管,并有一份履历表明他是国金基金公司的董事长(虽然工商信息显示国金基金董事长有另一人)。国家黄金基金的主要股东为国金证券和永进投资,后两者均为永进的子公司。

2015年,永进是真实控制人袁忠学之后软控股的主要股东。当时,软件控制股票增加了6亿元,以发展机器人产业。涌金系统占固定收益的一半以上。国金证券,永进投资和国金证券前部门王建设分别持有1,705万股和1346万股。 1770万股,按固定价格8.8元计算,总计超过4亿元人民币,2015年7月共持有5.81%,仅次于袁中学。

然而,自2016年以来,软控制股票的表现发生了巨大变化。过去,巨额亏损超过7亿元。 2018年,亏损超过3亿元。 2016 - 2018年,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软控股的股价下跌。大约6元。

2018年6月,何宁接替袁忠学担任软控股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同期担任Soft Controls董事的Rudolf Sharping也是Xi Hao Software的股东,该公司是Yang Haoyong的受让人,并持有Xiwan Software 25%的股权。

虽然软控股已由董事会取代,但自2018年以来,永进系统已经减少。截至2018年底,国金证券,王建设和永进投资分别持有软控股份的1.83%,1.63%和1.44%。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国金证券已将持股减少至1.32%,而后两者已从前十大股东退休(第十大股东持有1.26%)。截至2019年年中报告,国金证券也退出前十大股东。

杨浩勇和岳父李兆年控制了青岛上市公司的软件控制股份(.SZ)。杨浩勇是车多集团(瓜子二手车和新豆品牌的母公司)的创始人,而此举也被推测该车是该车上市的先驱。

软控股主要从事橡胶轮胎。近年来,主营业务有所下滑。自2016年以来,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市值仅为60亿元左右。在年度亏损超过3亿元的年度报告发布后,实际控制人袁忠学开始计划出售壳牌。

8月9日,袁忠学与青岛西湾非软件服务有限公司(简称西湾软件)签订委托协议,将15.56%的股权投票权委托给西湾软件。上市公司拥有投票权最大的单一股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西湾软件,李兆年,杨浩勇的控制人。

现年45岁的杨浩勇是互联网上的老枪。他和他的兄弟杨浩然于2005年创建了一个分类广告网站,并与同一城市的主要竞争对手竞争多年。在杨浩然离婚后市场被淘汰后,市场在2015年与58合并。在杨浩勇卖掉市场后,他迅速建立了二手车和新大豆。凭借激进的市场营销和四年内超过30亿美元的资本扩张率,该汽车集团成为中国的汽车贸易和金融。平台上的领先玩家。

Soft Controls的公告透露,李兆年是杨浩勇配偶的父亲,两人是一致行动。西湾软件于今年5月注册,其中75%的股权由青岛西湾企业管理公司和鲁道夫沙平持有另外25%的股权。李兆年和杨浩勇分别持有西湾软件实际控制人西湾企业管理的80%和20%的股权。

除了袁仲学15.56%的股权投票权外,西湾软件还与袁中学和青岛瑞源定慧签署了协议行动协议。袁忠学通过青岛瑞源定慧间接持有软控制0.58%股权,这意味着西湾软件实际控制了软控股16.14%的投票权。

与此同时,袁忠学将在未来六个月内减持不超过2%的股份,西湾软件将认购2%股权,未来12个月将不会有其他增持股份的计划。

外界也注意到,在转让委托之前,李兆年今年2月至5月担任软控股的监管人,似乎是软控股的前台。杨浩勇的岳父不是悠闲的一代。他的简历显示,年仅比杨浩勇大12岁的李兆年在20世纪90年代初创办了北京华谊经贸有限公司,现任中兆永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浩勇的首都局

杨浩勇和他的岳父之所以进入软控股,主要是因为其方法不同。一般而言,新控制人将对上市公司采取“合同转让+转让委托”的方式,但杨浩勇将首先以零代价转让委托,并在半年内转让2%的股权。

这也很快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关注中小板监事发出关注函,要求软件控股股份表明是否有代价支付或类似安排,并要求西湾软件解释控制和控制的目的,委托方和受托方是否一致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双方协议,委托转让期限为袁仲学减持6%之日,最长不超过18个月,即最晚不超过2021年2月8日。根据杨浩永优先认购袁仲学的股权协议,后者的持股比例降至6%,杨浩永的持股比例将达到10%以上。

按目前市值约60亿元计算,杨昊勇未来6个月转让2%股权的对价约为1.2亿元,未来18个月转让10%股权的对价约为6亿元。

外界质疑的是,杨昊勇为何不像往常那样,在转让委托的同时,不直接转让部分股权,反而有可能引发更多的监管挑战。这是出于资金安排还是其他考虑?

今年年初,杨昊勇旗下的车多集团完成了15亿美元的D轮融资,金主是软银远景基金,投资后估值为90亿美元。然而,这15亿美元(7.136亿美元)中的很大一部分用于购买58个城市的旧股票。西瓜的二手车是从58个城市分出来的,所以58个城市是二手车的重要股东。

近几年来,在中国汽车市场电子商务和金融化趋势的推动下,包括大搜、裕信在内的汽车交易金融平台迅速成为一股新生力量。杨昊勇旗下的车多集团以咄咄逼人的市场攻势着称。它在网上开设了600多家商店,覆盖二手车和新车。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该公司的估值已接近100亿美元。

不过,自年初以来,该集团的许多资金一直处于饥渴状态。在年初获得软银融资后,他们最近报告称,将向海外财团寻求4亿美元贷款。经过一级市场多轮融资,该车上市迫在眉睫。

去年,在美国上市的Cheyota集团的一个竞争对手在上市后表现不佳,股价一直在下跌。目前的市值只有7亿美元左右。

在杨浩勇进入主要软件控股股份后,目前仍不清楚其后续资本运作的时间表,以及Cheda集团的全部或部分资产是否会注入公司。

Soft Controls的公告称,西湾软件没有明确的计划在12个月内改变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如果有计划,将依法披露。

涌进系统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软控股转手之前,资本市场的知名资本已经深入参与软控股。

8月22日,61岁的软控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何宁辞去总裁职务。何宁于2018年6月被任命为软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与此同时,软控股的董事会改变了几个新面孔,包括前德国政府官员和后来的鲁道夫沙尔,走向中国作为咨询公司的创始人。水平。

何宁是一家合资企业,前身为摩根士丹利中国高管,并有一份履历表明他是国金基金公司的董事长(虽然工商信息显示国金基金董事长有另一人)。国家黄金基金的主要股东为国金证券和永进投资,后两者均为永进的子公司。

2015年,永进是真实控制人袁忠学之后软控股的主要股东。当时,软件控制股票增加了6亿元,以发展机器人产业。涌金系统占固定收益的一半以上。国金证券,永进投资和国金证券前部门王建设分别持有1,705万股和1346万股。 1770万股,按固定价格8.8元计算,总计超过4亿元人民币,2015年7月共持有5.81%,仅次于袁中学。

然而,自2016年以来,软控制股票的表现发生了巨大变化。过去,巨额亏损超过7亿元。 2018年,亏损超过3亿元。 2016 - 2018年,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软控股的股价下跌。大约6元。

2018年6月,何宁接替袁忠学担任软控股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同期担任Soft Controls董事的Rudolf Sharping也是Xi Hao Software的股东,该公司是Yang Haoyong的受让人,并持有Xiwan Software 25%的股份。

虽然软控股已由董事会取代,但自2018年以来,永进系统已经减少。截至2018年底,国金证券,王建设和永进投资分别持有软控股份的1.83%,1.63%和1.44%。到2019年第一季度,国金证券已将其持股减少至1.32%,而后两者已从前十大股东退休(第十大股东持有1.26%)。截至2019年年中报告,国金证券也退出前十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