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西宁一男子离婚多年后出现在妻女面前,却是为了分割房产...

经过多年的离婚,西宁的一名男子出现在他的妻子和女儿面前,但为了分割财产.

2014年8月,在徐芳和张海洋离婚后,她独自抚养一个生病的女儿,生活稳定。然而,在离婚多年后,张海洋发现徐芳要求分割她和女儿所居住的财产。这两个人各自坚持一个字,最后向法庭上诉。

(网络图片)

案件的原因

争议源于房屋拆迁补偿

事情可以追溯到2014年。

那时,徐芳和张海洋并没有离婚,但两人经常争吵一些小事。再加上女儿身体不好的事实,她常常住院治疗。作为父亲,张海洋很少关心她的女儿。徐芳不仅照顾女儿。另外还要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面对这样的婚姻生活,徐芳筋疲力尽。经过几次考虑,她提出与张海洋离婚。

面对已经破碎的感情,张海洋毫不犹豫。很快,徐芳和张海洋就离婚问题达成了共识。此时,两人在西宁市城北区某区域修建了一栋400平方米的自建房屋,并由政府征用,进行了整修。徐芳作为户主,与城北区建设局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并签订了安置房类型分配方案。该协议规定居民将由村集体重新安置。签约后,徐芳领取房屋拆迁补偿金52万多元。

由于徐芳和张海洋正在处理离婚事宜,被征收的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考虑到离婚后徐芳照顾女儿,女儿的医疗费用未得到解决,张海洋和徐芳达成口头协议:房屋拆迁补偿金超过11万元由张海洋所有。其余由徐芳拥有。在两人于2014年8月完成离婚手续后,徐芳通过银行转账向张海洋转移了11万多元。

从此,徐芳一直和女儿住在一起。 2015年3月,政府为徐芳安排了一个安置房。在安置房于2018年6月完工之前,徐芳在支付了26万多元后收到了安置房的钥匙。经过简单的翻新,徐芳带着女儿进了一所新房子,每天都看得更好。张海洋突然出现在母女面前,开场就是要钱。

张海洋声称,徐芳的母女住的安置房是用原房屋拆迁补偿购买的。应该有一个,房子和徐芳应该平均分配这个安置房。已经将部分房屋拆迁补偿转让给张海洋的徐芳根据离婚协议中的协议拒绝了请求。张海洋把她告上了法庭。

法庭

赔偿是否分裂?

今年6月3日,西宁市城北区人民法院召开公开听证会,审理此案。

审判期间,原告张海洋要求法院命令他和被告徐芳在西宁市城北区某地划分价值60万元的安置房。

原告张海洋声称,安置房的所有费用均由徐和徐芳离婚前的所有房屋拆迁补偿金支付。在离婚时,两人没有拆分房屋拆迁补偿,所以应该是共同所有人。现在被告徐方提出上述诉讼的理由是,安置房是以她的名义登记的,不被认定为共同所有人。

为了支持他自己的诉讼请求,原告张海洋向法院提交了离婚协议。离婚协议没有提到房屋拆迁补偿的划分。

被告人徐方认为,在原告张海洋离婚当天,房屋拆迁补偿分割,房屋拆迁没有不可分割的补偿。被告徐芳说:“当时,我们达成了一项口头协议,将房屋拆迁补偿分开。考虑到我一个人照顾女儿,并且总是承担我女儿的医疗费用,我还得到了更多的补偿。在离婚之日,我是通过谈判和分发给原告张海洋的超过11万元通过银行转账转让给他的。“

因此,法院要求法院驳回原告张海洋的所有诉讼请求。

为了证明他说这是真的,被告徐芳向法院提交了离婚协议,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和账户交易细节。证明房屋拆迁补偿金额超过52万元。虽然离婚协议并未就双方财产形成书面协议,但两人已就该财产达成口头协议并于2014年8月完成履约。此后,房屋拆迁补偿已经分开。赔偿完成。

在这方面,原告张海洋说,被告徐方为安置房支付的款项来自离婚前房屋拆迁的补偿,因此涉及的财产应由双方共享,而不是个人财产。被告。此外,被告是“家庭”形式,没有以个人的形式获得政府补贴。

落在法国

法院驳回了原来的请求

在城北区法院审理后,确定原告和被告于2014年8月在城北区民政局结婚并结婚。离婚前,城北区某区域的房屋被政府征用,用于整修。被告徐芳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为户主,并获得房屋拆迁补偿费52万元以上。在离婚当天,被告徐芳通过银行转账向原告张海洋支付了11万多元。被告徐方敬选择房屋类型后,选择了一套安置房,房屋支付超过26万元,房屋得到了翻新。

调查还发现,原被告已婚妇女在婚期内多次住院,医疗费用数额较大。由于当时双方意见分歧,已婚妇女住院费用一直由被告徐芳提出。上述基本事实经双方认可。

庭审后,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离婚期间原被告人是否对婚姻关系中获得的房屋拆迁补偿金进行了分割。对此,原告张海阳提出不分割。被告徐芳提供银行转帐凭证,证明离婚当日已分配钱款。对原告张海阳分配较少的原因是被告徐芳不得不支付女儿住院期间的大量医疗费用。

法院认为,当事人有责任提供证据以证明其主张所依据的事实。在本案中,原告张海阳声称,与被告许芳离婚时,他没有将房屋拆迁补偿金进行分割,但无法合理解释被告许芳银行要求其在登记日转让1100万元以上的原因。离婚登记。因此,在原告张海阳主张不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的前提下,应承担证据的不利后果。因此,原告对张海阳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驳回,根据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张海阳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为9800元,减半征收。由原告张海阳主持。

(正文中的人被称为笔名)

青海法律新闻新媒体中心新鲜

编辑:郭晓军

11×1778 30

来源:0X1778 903花卉FM

西宁的一名男子在离婚多年后出现在妻子和女儿面前,但为了分割财产…

2014年8月,徐芳与张海阳离婚后,独自抚养一个病弱的女儿,生活稳定。然而,离婚多年后,张海阳发现,徐芳要求分割她和女儿居住的财产。两人各坚持一个字,最后向法院上诉。

(网络图片)

案件的原因

争议源于房屋拆迁补偿

事情可以追溯到2014年。

那时,徐芳和张海洋并没有离婚,但两人经常争吵一些小事。再加上女儿身体不好的事实,她常常住院治疗。作为父亲,张海洋很少关心她的女儿。徐芳不仅照顾女儿。另外还要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面对这样的婚姻生活,徐芳筋疲力尽。经过几次考虑,她提出与张海洋离婚。

面对已经破碎的感情,张海洋毫不犹豫。很快,徐芳和张海洋就离婚问题达成了共识。此时,两人在西宁市城北区某区域修建了一栋400平方米的自建房屋,并由政府征用,进行了整修。徐芳作为户主,与城北区建设局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并签订了安置房类型分配方案。该协议规定居民将由村集体重新安置。签约后,徐芳领取房屋拆迁补偿金52万多元。

由于徐芳和张海洋正在处理离婚事宜,被征收的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考虑到离婚后徐芳照顾女儿,女儿的医疗费用未得到解决,张海洋和徐芳达成口头协议:房屋拆迁补偿金超过11万元归张海洋所有。其余由徐芳拥有。在两人于2014年8月完成离婚手续后,徐芳通过银行转账向张海洋转移了11万多元。

从此,徐芳一直和女儿住在一起。 2015年3月,政府为徐芳安排了一个安置房。在安置房于2018年6月完工之前,徐芳在支付了26万多元后收到了安置房的钥匙。经过简单的翻新,徐芳带着女儿进了一所新房子,每天都看得更好。张海洋突然出现在母女面前,开场就是要钱。

张海洋声称,徐芳的母女住的安置房是用原房屋拆迁补偿购买的。应该有一个,房子和徐芳应该平均分配这个安置房。已经将部分房屋拆迁补偿转让给张海洋的徐芳根据离婚协议中的协议拒绝了请求。张海洋把她告上了法庭。

法庭

赔偿是否分裂?

今年6月3日,西宁市城北区人民法院召开公开听证会,审理此案。

审判期间,原告张海洋要求法院命令他和被告徐芳在西宁市城北区某地划分价值60万元的安置房。

原告张海洋声称,安置房的所有费用均由徐和徐芳离婚前的所有房屋拆迁补偿金支付。在离婚时,两人没有拆分房屋拆迁补偿,所以应该是共同所有人。现在被告徐方提出上述诉讼的理由是,安置房是以她的名义登记的,不被认定为共同所有人。

为了支持他自己的诉讼请求,原告张海洋向法院提交了离婚协议。离婚协议没有提到房屋拆迁补偿的划分。

被告人徐方认为,在原告张海洋离婚当天,房屋拆迁补偿分割,房屋拆迁没有不可分割的补偿。被告徐芳说:“当时,我们达成了一项口头协议,将房屋拆迁补偿分开。考虑到我一个人照顾女儿,并且总是承担我女儿的医疗费用,我还得到了更多的补偿。在离婚之日,我是通过谈判和分发给原告张海洋的超过11万元通过银行转账转让给他的。“

因此,法院要求法院驳回原告张海洋的所有诉讼请求。

为了证明他说这是真的,被告徐芳向法院提交了离婚协议,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和账户交易细节。证明房屋拆迁补偿金额超过52万元。虽然离婚协议并未就双方财产形成书面协议,但两人已就该财产达成口头协议并于2014年8月完成履约。此后,房屋拆迁补偿已经分开。赔偿完成。

在这方面,原告张海洋说,被告徐方为安置房支付的款项来自离婚前房屋拆迁的补偿,因此涉及的财产应由双方共享,而不是个人财产。被告。此外,被告是“家庭”形式,没有以个人的形式获得政府补贴。

落在法国

法院驳回了原来的请求

在城北区法院审理后,确定原告和被告于2014年8月在城北区民政局结婚并结婚。离婚前,城北区某区域的房屋被政府征用,用于整修。被告徐芳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为户主,并获得房屋拆迁补偿费52万元以上。在离婚当天,被告徐芳通过银行转账向原告张海洋支付了11万多元。被告徐方敬选择房屋类型后,选择了一套安置房,房屋支付超过26万元,房屋得到了翻新。

还发现原告和被告的已婚妇女在结婚期间多次住院,并且有大量的医疗费用。由于当时双方意见不一,被告徐芳总是提高已婚妇女的住院费用。上述基本事实得到双方的认可。

听证会后,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在婚姻期间获得的房屋拆迁补偿是否在离婚协议时被原件和被告分割。在这方面,原告张海提出没有分裂。被告徐方提供了银行转帐凭证,证明这笔钱是在离婚当天分配的,原告张海的分配较少,因为被告徐芳不得不支付大笔医疗费用。她女儿的住院治疗。

法院认为,当事人有义务提供证据证明其索赔所依据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原告张海声称,当他与被告徐芳离婚时,房屋拆迁补偿没有分割,但他无法合理解释被告徐方银行离婚登记当日转让超过11万元的原因。因此,在原告张海无法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主张的前提下,他应承担举证失败的不良后果,因此原告张海的申诉应予以驳回。根据“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张海的诉讼请求,并将案件入会费减少了9800元,由原告张海收取一半。

(别名)

青海法制报新媒体中心新鲜

主编:郭晓军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徐芳

张海洋

被告

原告

离婚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