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许利平:中菲油气合作为南海树立新典范

中国和菲律宾29日宣布,根据两份文件《中菲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和《关于建立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和企业间工作的职责范围》,成立了石油和天然气合作联合政府间指导委员会和公司间工作组,以促进共同发展并取得实质性进展。尽快。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和地区变化背景下,促进中菲油气开发合作将为南海合作树立新的模式。

中菲油气开发合作历史悠久。 2004年9月,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在北京签署了《联合海洋勘探谅解备忘录》,这是中菲公司开展海事联合研究的第一步。 2005年3月,两家公司与越南石油天然气公司签订了《在南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根据协议,三方将共同在争议海域进行海洋地质调查和调查,面积为14.3万平方公里,为今后油气资源的联合勘探开发提供初步技术支持。 2008年3月,由于菲律宾反对派的反对,中国,菲律宾和菲律宾三国的共同发展试图中途退出。

中国和菲律宾国家共同开发南海油气资源的第二次尝试,与南沙群岛利勒海滩的合作开发有关。 2012年至2013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菲律宾Philex石油公司就Ritual Beach的“72号合同区”进行了谈判。由于菲律宾方面坚称Ritual Beach位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该协议必须符合菲律宾法律,第二次联合开发尝试将毫无结果。

中菲两国联合发展尝试失败的原因是菲律宾国内政治的干涉和域外权力的破坏。

事实上,菲律宾自身的能源供应严重不足,能源消耗高度依赖进口。这包括供电的天然气。例如,目前供应吕宋岛30%电力需求的Malapayan气田钻井平台也面临着未来几年能源开采枯竭的危险。

在这方面,杜特尔特政府意识到菲律宾当前面临的能源困境。如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探索和开发新的油气田并实现能源自给自足,菲律宾的经济增长将面临不可持续的局面。在勘探和开采石油和天然气领域,菲律宾没有资金,第二个没有技术。中国拥有丰富的资金和相关技术。在一定程度上,中菲石油和天然气开发合作将有助于解决菲律宾的能源困境。

从目前中菲油气开发合作的进展来看,峰会外交的领导非常重要。杜特尔特总统三年来五次访问中国,两次会见习近平主席,为中菲关系的转型,巩固和升级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菲建立了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双方在该机制下成立了石油和天然气事务工作组,并同意就南海油气资源的联合研究,勘探,开发和利用进行充分沟通和协商,而不涉及领土主权问题。 2018年11月,双方正式签署了《关于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巩固了对油气开发合作的共识,为进一步发展联合开发奠定了政治和法律基础。

南海争端涉及六个国家和七个政党。中菲油气开发合作的具体实践将为中国与南海其他各方合作提供一个范例。进一步明确了南海有关各方共同分享共同利益蛋糕的期望,有助于增进南海各国的政治互信,营造良好的合作氛围,并为此注入新的动力。 “南海行为准则”。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及全球战略研究所的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