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聊城:从南粮北运到北面南销

RYKKgs0GlLviJM

聊城市凤凰粮食制品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正在整理成品面粉。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九龙 摄

城中有湖、湖中有城,几百年来,江北水城聊城流通四海,阅尽繁华。运河时代,在这里,南方的稻米输送到了北方;后运河时代,从这里,北方的面粉又被大量售往了南方。时光荏苒,聊城人用一种新的方式,续写着数百年的粮业传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河曾是古济水,因有“地下矿泉水”做配料,东阿以生产地道阿胶闻名于世。可能许多人并不知道,东阿的小麦品质也是“杠杠的”,东阿小麦早已成为“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是聊城小麦的代表。

在聊城市农科院小麦专家郭秀焕看来,聊城小麦的优秀并非偶然。当地的土质结构疏松,含氮充足,土地肥沃,土层较厚。“聊城境内灌溉以黄河水为主,地下水为辅,矿物质含量普遍高,加上良好的气候,使得小麦的蛋白质含量高、出粉率高。”

好水土、好气候,还要有好粮种。范爱军介绍,早在1986年,聊城就开始引进和种植优质小麦品种,如今,已经成为国家优质小麦生产基地。“经农业部相关机构测定,聊城的优质小麦品种品质指标,如蛋白质、湿面筋、沉降值、面团形成时间、面团稳定时间以及面粉的烘烤品质等,均表现突出,各项指标列全国测评品种前茅。”

有了好小麦,聊城的面粉产业自然有底气。“2018年,全市入统粮油加工转化企业132家,其中小麦加工企业达64家,面粉年生产能力514万吨,各个区县都有自己的面粉企业,总数量居全省前列。”范爱军说。

面粉供不应求

订单排到20天后

清朝中后期,黄河改道,漕运逐渐衰败,大运河也失去了往日的辉煌。然而,在几百年的时间里,大运河在给聊城带来巨大物质财富的同时,也给当地人留下了商贸流通基因。

聊城市凤凰粮食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面粉加工企业,距离企业几百米的地方,古运河正静静地流淌着,与此形成对照的是,30多米高的车间大楼里,机器24小时昼夜不休,发出隆隆的声响。

这是一家日产700吨的面粉企业,在聊城属于中等规模,产品以水饺粉为主。虽然工厂的机器连轴转,但是产品仍然供不应求。“?颐堑牟分饕『湍戏降厍?,最远的销往了云南、贵州。”公司总经理刘健说。

该公司的小麦原料均为就地取材。刘健介绍,公司与附近的于集镇、朱老庄镇等达成了订单种植合作,规模仍在不断扩大,预计未来将达到1万亩。“在保证原料质量的同时,还带动周边农民增收500万元。”

聊城是产粮大市,然而本地市场消耗量有限,只有流通出去,才能不辜负好收成,因此当地面粉企业纷纷把目光投到了外地市场。由于品质好、用途广,聊城面粉很快便畅销各地。

在冠县朝阳制粉有限公司厂区,刚从流水线下来的新面粉没有进仓,直接装上大货车,准备运走。公司董事长许明才介绍,该公司年产面粉30万吨以上,由于产品供不应求,很多订单都已经排到了20天后。

刘健和许明才明显感觉到,近几年,销往南方的面粉越来越多,客户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随着工艺的提升,我们已经实现了订单化生产,能够根据不同客户的需求生产不同的面粉。这样,才赢得了南方客户的信赖。”刘健说。

如今,北方市场趋于饱和,南方市场逐渐成为聊城面粉经济的新增长极。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走出去开疆拓土,有的已经形成了稳定市场,拥有了当地的议价权。

流水线生产石磨面粉

利润率高了一半

尽管聊城面粉不愁卖,但是内部竞争仍很激烈。为此,很多企业已经先行一步,开始差异化发展。

东阿县荣康石磨面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现代化石磨面粉生产厂家,公司研发的立式石磨实现了流水线作业,生产的石磨面粉原生态、零添加,很受市场欢迎。公司总经理薄振元介绍:“13台机器每天只能加工小麦60吨,但产品附加值却大大提高,利润率比传统面粉高出50%左右。”

冠县瑞祥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则是选择在延长产业链上下功夫。以聊城小麦为原料,该公司不仅生产特精面粉,还提取加工出谷朊粉和淀粉。在加工过程中,剩余物经发酵蒸馏转化为食用级酒精,糟液经沉淀过滤后变为了饲料,产生的废水经厌氧发酵产生沼气,经沼气发电车间发电,再继续用来生产面粉。

“产业链延伸增加了产品附加值,提升了企业竞争力。仅谷朊粉一项就远销40多个国家和地区,占据国内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以上。”公司总经理刘明新介绍说。

不过,在范爱军看来,聊城面粉产业虽然优势突出,但是大而不强、群山无峰的问题也比较明显。依托“齐鲁粮油”,做大做强聊城面粉产业可谓恰逢其时。“下一步,要坚持市场主导与政府推动、分类指导与重点扶持、整合资源与优化机制相结合,以创建‘名企、名牌、名家’为载体,强化扶?欧銮空叩枷?,推动全市粮食产业更快发展。”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