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出售和睦家赚16亿 复星医疗版图生变

?

时代周刊

[摘要]吴启南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在新丰天宇的层面上,与复星会有很多合作,家庭以外的项目会有很多相互支持,包括相互投资的考虑。

f361-iatixpm6862819.jpg

时代周报记者严占宁来自广州

与家族高端医疗市场和家庭医疗集团(以下简称“和家”)合作十年后,复星医药(.SH/.HK)决定出售相关股权并获益超过1.6十亿元。

7月30日,美国上市公司新丰天宇(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NFC)正式宣布将收购并出售给TPG和复星医药等现有股东。收购完成后,公司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综合性私营医疗服务机构之一。它将更名为“新丰医疗集团”,交易后股票代码将更改为“NFH”。

此前,复星医药持有合佳42%的股权,股权转让后,复星医药将继续保持公司长期战略股东的地位,并通过持股6.62%参与公司的运营。 NFC股票。

“复星医药一直是何佳的长期支持者和合作伙伴。交易完成后,复星医药仍是重要的战略股东。我们相信,在新股东的授权下,我们也将一如既往地实现质量发展。“复星医药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新丰天宇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吴启南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与余家和复星医药合作的商业保险业务以及复星作为软硬资源股东提供的支持将予以保留。 “我们刚刚进行了股权整合,保留了复星的支持,并增加了许多新的支持者,这将进一步帮助公司,因此从公司运营的角度来看是积极的。”

2009年,复星医药开始投资并安顿下来,之后,先后开始提供医疗服务。在过去的十年里,它已经投资了八家医院和一家医疗协会,先后进入华东,华南和华中地区,逐步建立了医药行业的闭环。生态。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何佳是复星医药高端医疗领域唯一的一张牌。在出售大量股票后,复星医药的医疗服务投资策略将如何变化还有待观察。

复星医药对未来是否会进一步增加NFC持股没有回应。吴启南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在新丰天宇的层面上,与复星的合作将有很多方面,家庭以外的项目也会在很多方面相互支持,包括相互投资的考虑。

新风到“家”

作为中国最大的高端私营医疗服务提供商之一,我们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青岛和杭州设有7家医院和14家诊所,专注于个性化,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服务。

2019年,何家的营业收入估计约为25亿元人民币。从2015年到2018年,公司核心医疗设施的复合年增长率为35.9%。新丰天宇宣布,由于近期规模扩张规模较大,且该家族的总营业收入有望在未来五年内实现年复合增长18%左右,复合年增长率可达到50%左右。

新丰天宇是新丰天宇集团旗下的投资公司。它成立于2016年,并于2018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新丰天宇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是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投资领域包括医疗,创新和教育。

新丰天宇是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也被称为空白支票公司。上市的目的是寻找公司进行兼并和收购。新丰天宇自成立以来,已投资养老,康复,医疗团体,家居护理等一系列医疗行业。已投资的公司有综合医疗服务公司,易德康,深圳博德嘉联医疗集团,和急性后期。医疗服务平台Gulian Medical等可以在其高端私人医疗和老年护理服务中看到。

“一年前我们联系了卖家。由于项目的复杂性和大量的卖家,为最终调整做准备需要很长时间。由于我们对行业有深刻的了解,这个概念和愿景也与李必经团队一致,所以卖家愿意给予我们独家参与的权利。“吴启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收购和置业之前,新丰天宇拥有7家医院,40家诊所和护理站,覆盖10个城市,床位总数超过3000张。

交易完成后,新丰天宇将首先支持家族进入深圳,并在中国最后一线城市完成布局。

“新丰集团于年初收购了位于深圳市中心的华润三九医院。新丰天宇直接将医院的建筑物和土地改建为宜家医院,并将其交给家属管理。从家庭的角度来看,投资较少,深圳福田区核心区医院改变了以往的重资产扩张模式,这是上市公司回归和规模扩张的良好典范。深圳将是一个很好的蓝图。我们也在讨论许多城市的同一模式。“吴启南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10年,16.47亿元人民币

复星医药十年来一直牵手和家人。今天,复星医药将获得约16.47亿元的收入。

2009年11月,复星医药的全资子公司复星工业收购了该公司母公司11.18%的股份。 2014年,美中互利受益于美国股票的私有化,复星医药也参与其中。

利用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家庭布局,复星医药以高端医疗品牌开辟了医疗服务市场。

扩张不仅是规模和市场,还伴随着巨大的投资和业绩损失。当时,复星医药总裁姚芳在2014年表示,在公司成功私有化中美互利后,不会考虑短期内家庭的盈利能力,并会安排公司加入尽快抓住大城市抓住市场机遇。他还指出,新开业的医院至少需要3到4年才能实现盈利。

然而,在过去五年中,家庭的盈利能力仍然很差。根据复星医药披露的数据,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0.6亿元,净利润约1.8亿元。 2019年1月至5月,实现营业收入99.9亿元,净利润继续亏损8900万元。此外,截至2019年5月31日,合佳的总资产为70.5亿元,负债总额为37.7亿元。

吴启南告诉“时代周刊”,失去家庭的主要原因是医院扩建。在过去的三年里,家庭的能力已经扩大了三倍左右,包括浦西,浦东,广州和北京的医院扩张,以及由于大量的资金投入,扩张前的扩张。两年内将产生大笔折旧费用。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短期贬值是可以接受的。对于家庭中的单一医院而言,这是非常有利可图的。例如,北京医院的净利润超过2亿元。未来,每家医院都可能实现这样的利润规模。未来,将会有相当可观的利润回报。“吴启南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医疗策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的创始人赵恒告诉时代周刊,家庭的平均服务成本约为公立医院的10倍。普通人很少自费支付医疗费用。因此,家庭收入取决于高端业务。保险。购买高端商业保险的人集中在北京和上海。其他地区的客户群相对不足,因此其他地区的家庭经营将拖累整体业绩。

复星医药首席执行官吴义芳今年3月对媒体表示,他对2018年的表现不满意。根据年报数据,复星医疗医疗事业部2018年实现利润2.1亿元,减少同比增长6.59%。主要原因是上海浦东,广州和北京新医院建设的初期投资导致经营亏损增加。如果取消家庭的影响,该部门的利润将增加19.51%。

近年来,随着复星医药的逐步积极投资和收购,公司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出迅速扩大,投资的现金流量从2015年的-187亿增加到2017年的-105亿,直到2018年减少到-5.25亿元。但是,2018年的净经营现金流仅为29.5亿元,而且多年来的增长率也与投资支出不成比例。

2019年第一季度,复星医药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0.04百万元,比2018年同期的-94.5亿元减少近70%。

复星医药告诉“时代周刊”,股权转让所得款项将用于补充本集团的营运资金并返还计息债务,这也将有助于优化金融结构。

医院布局变化

何佳实际上是复星医药开放医疗服务投资的大门。在投资这个家庭后,复星医药开始铺设多层次的医疗服务。

2011年以后,复星医药一方面支持了城市更多城市的发展,另一方面通过收购股权投资了专科医院和综合医院。专科医院包括安徽金民肿瘤医院,榆林心脏病专科医院,湖南南华第二附属医院胸科医院等。综合医院包括佛山市禅城医院,江苏中武医院和岳阳广济医院。

时代周刊记者多年来对复星的财务报告进行了梳理,发现其在2015年后在医院领域的投资节奏有所加快。2015年和2016年分别有3项投资,2017年4项,2018项投资2项。

截至2018年底,复星医药医院共有床位4,118张,除家庭外,还有2家专科医院,2家三金综合医院,4家二甲基综合医院和1家地区医疗协会。在复星医药的设计中,作为企业和学科带头人的三甲医院可以领导和支持甲级医院的发展。

从地域分布的角度来看,复星医药在不同地区的定位水平不同:在华南地区,佛山禅城医院是全国第一家通过第六版JCI标准的三甲综合医院。深圳,珠海等华南地区的辐射继续扩大沿海发达地区的业务;在华东地区,淮海医院管理集团在徐州,淮安,宿迁等地扩建,并以区域医学协会的形式布局淮海经济区;该地区的投资主要基于二甲基医院,目前有2家医院。

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复星医药初步形成了医疗服务的战略布局,包括高端医疗,二线和三线城市专家以及沿海发达城市以及省,市,区一级的综合医院重点学科规划和专科医院和第三方。诊断工业布局。

可以肯定的是,投资医院可以带来良好的绩效贡献。根据财务报告,2016年至2018年,公司医疗服务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6.78亿元,20.08亿元,25.63亿元,年增长率约20%。贡献利润分别为1.49亿元,2.23亿元和2.09亿元。 2018年,该行业的毛利率为26.34%。其中,仅禅城医院的营业收入达到13.7亿元,占医疗服务业的一半以上,净利润达到1.95亿元。

对于医疗服务领域的投资规划,复星医药表示将继续加大医疗服务领域布局,深化大湾区和长三角地区医疗体系建设,实现联动布局综合医院,专科医院和第三方临床检查。

在高端私立医院,复星医药只有一张卡片。虽然公司仍保留一定的股权,但在出售大量股份后,复星医药在河角的影响力无疑会减弱,其在高端医疗市场的发展。势头可能放缓。

“在过去的几年里,TPG和复星一直担心家庭的价格定位太高,市场会相对较小,所以价格已经大大降低,而且已经变得更加市场化和流行金字塔家族的品牌定位约为20%。人口,这也是中国的一个大市场。基本上,未来10 - 20年的增长完全足以促进家庭的发展。“吴启南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复星医药告诉“时代周刊”,在高端医疗领域,将促进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协调发展,并致力于加快医疗服务,医疗保险和医药的闭环生态建设复星卫生部门的产业。

然而,赵恒向时代周刊记者指出,医疗行业的闭环实际上很难实现。复星希望通过医疗服务和药品提供保险。但是,无论哪个部门的业务难以实现,都难以独立完成。由于产量大,医药和保险都需要其他渠道来扩大市场,因此各个业务部门的协同作用仍然面临着一定的挑战。